• Nov 24, 2011

    鹿の事 - [生活]

     

     

    天早上,鹿会在闹铃声中醒来,大大的伸个懒腰,嘟着嘴,再缓缓的睁开眼睛。

    刚睁开的眼睛是双眼皮的。

    看见阿爸阿妈都在微笑的注视着她。

    鹿咧嘴无声的嫣然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乳牙。阿爸说这一笑很肖魂。

     

    阿妈帮鹿穿小棉衣,常常鹿都会要高兴的跳跃起来,可是她还站不稳呢。

    虽然小鹿很不喜欢把尿,可是那是因为大人总是在不合时宜的时候给她把。

    当她真的有尿或便便的时候,会很乖的。

    她会努力的用力气把便便拉出来,过后还要仔细的瞧一瞧,看看自己的成果。

     

    鹿总是喜欢你关注她,最好是时刻不要离开她的视线。

    阿妈要做饭或要做别的事情,不能总抱着鹿,就把她放在她的小床上,鹿会扶着小床的栏杆站着,看阿妈做各种事。

    阿妈会时不时的冲鹿做鬼脸,或者是扭个屁股, 鹿会高兴地咯咯笑出来。

    可是时间不能太久,太久就不情愿了,开始伤心的哭了。

    也许是她站累了,可是自己的小手又不敢松开栏杆。

    阿妈加紧干完手里的活或者索性丢到一边过来抱她,

    鹿会破涕而笑,眼角还挂着小泪珠。

     

    鹿常常会静静的趴在阿妈的肩头或者扑在阿妈的怀里,无比依恋。

    阿妈想让她坐下,使劲推开她,她会抓住阿妈的衣服不松。

    鹿不会说话,阿妈看着她那期盼的眼神,总是心有不忍,于是就扶着鹿站在床上,让鹿扑在自己的肚子上。

    阿妈扶着她一起摇晃身体,似两人在跳一个双人舞。

    鹿抬起头看着阿妈,高兴极了。


  • Nov 17, 2011

    收集秋的色彩 - [色界]

    拍摄地点是河套边一个不知名的很大的树林里,安静的林子里只有我们几个姐妹在拍照 玩,在这暖暖秋日最后的余温里。

    拍摄器材:D700+S50/1.4

  • 好天气很是难得,金秋的色彩也是那么短暂,拍到这些画面就更显得珍贵了。

    改天在去 已经不是那天那景了,一切都要为冬天降低身姿,减少消耗,浮华散尽,归于灰寂。

    拍摄于汉石桥湿地自然保护区。

    这里那里,在这秋天,斑彩错置到各处山野,和枝叶中间,

    像醉了的蝴蝶,或是珊瑚珠翠,华贵的失散,缤纷降落到地面上。

    ````````
    生命不容你不献出你积累的馨芳;交出受过光热的每一层颜色;点点沥尽你最难堪的酸怆。

    这时候,切不用哭泣;或是呼唤;更用不着闭上眼祈祷;

    只要低低的,在静里,低下去已困倦的头来承受,

     承受这叶落了的秋天,听风扯紧了弦索自歌挽:

    这秋,这夜,这惨的变换!  ------《秋天,这秋天》

  • Nov 7, 2011

    金色的秋天 - [色界]

    长达半月的阴霾雾气终于散去,

    可贵的阳光给了我们和植物世界的一段短暂的金色秋天。

    周日邀好友去拍照,本想去远些的地方,不过出门不远的风光就足以把我们留住了

    有些在路边,有些在一个河套防护林里,有些在小区的绿地里,都是些稀疏平常的景物,

    但林荫道里,秋风送爽,阳光斑驳~植物在一年的最后阶段在迷人的歇阳下,却是那么光彩耀人~

  • Oct 31, 2011

    T3 - [旅行]

    去T3乘机的时候赶上了不错的天气 ,

    说实话,个人感觉T3做的有点点大而无当,做小些,可以少些无意义空间,让客人少走些路,行李皮带运输距离简短些,减少运营成本,更能控制造价,把纳税人的钱用到民生也好~~

  •  今天十二个钟头,
    是我十二个客人,
    每一个来了,又走了,
    最后夕阳拖着影子也走了!
    我没有时间盘问我自己胸怀,
    黄昏却蹑着脚,
    好奇地偷着进来!
    我说,朋友,
    这次我可不对你诉说啊,
    每次说了,伤我一点骄傲。
    黄昏黯然,无言地走开,
    孤单的,沉默的,
    我投入夜的怀抱。

    ——《一天》。抗战逃亡时期梁长期在外调查,林贫病交加写于李庄。

    建筑意

    这些美的存在,在建筑审美者的眼里,都能引起特异的感觉,在“诗意”和“画意”之外,还使他感到一种“建筑意”的愉快。这也许是个狂妄的说法——但是,什么叫做“建筑意”?我们很可以找出一个比较近理的含义或解释来。

    顽石会不会点头,我们不敢有所争辩,那问题怕要牵涉到物理学家,但经过大匠之手艺,年代之磋磨,有一些石头的确是会蕴含生气的。天然的材料经人的聪明建造,再受时间的洗礼,成美术与历史地理之和,使它不能不引起赏鉴者一种特殊的性灵的融会,神志的感触,这话或者可以算是说得通。

    无论哪一个巍峨的古城楼,或一角倾颓的殿基的灵魂里,无形中都在诉说,乃至于歌唱,时间上漫不可信的变迁;由温雅的儿女佳话,到流血成渠的杀戮。他们所给的“意”的确是“诗”与“画”的。但是建筑师要郑重郑重的声明,那里面还有超出这“诗”、“画”以外的“意”存在。~~~~

    ----林徽因<平郊建筑杂录>发表于中国营建学社期刊

    这所带有当地“一颗印”民居建筑风格的土木结构的平房,自1939年年中开工,至1940年春建成,面积约80平方米,三间住房坐西朝东,两间附属用房坐东朝西,中间隔着一条通道,自然地形成了一个小庭院。从外观看,房子平实朴实,窗棂简洁典雅;内部装修中,最显著的是客厅内设计了壁炉,三间住房内全部铺设了木地板。

    对此,林徽因颇为赏识:“有些地方上也有些美观和舒适之处。我们甚至有时候还挺喜欢它呢。”

    她盼望有“真诚的朋友来赏识它真正的内在质量”。

    这是梁思成、林徽因夫妇一生中唯一一次为自己设计、建造住房,

    而这也耗尽了他们所有的积蓄并因此陷于山穷水尽的经济窘境之中,以至“不得不为争取每一块木板,每一块砖,乃至每根钉子而奋斗”,还得亲自运料,做木工和泥瓦工。恰巧美国友人费正清夫妇寄来一张为林徽因治病的支票,这才帮他们付清了因建房而欠下的债务。

    当时费正清看到这所房子,很兴奋的认为它漂亮极了:“本地的土坯墙和瓦房顶,内部是轻质的木结构和粉白的石灰墙。后面则是在桉树丛中漂亮的小花园。” 

     

    <山西通信>   这个类似游记的文章 让现在很多游记相形见绌

    居然到了山西,天是透明的蓝,白云更流动得使人可以忘记很多的事,单单在一点什么感情底下,打滴溜转;更不用说到那山山水水,小堡垒,村落,反映着夕阳的一庙,一座塔!景物是美得到处使人心慌心痛。

    我是没有出过门的,没有动身之前不容易动,走出来之后却就不知道如何流落才好。旬日来眼看去的都是图画,日子都是可以歌唱的古事。黑夜里在山场里看河南来到山西的匠人,围住一个大红炉子打铁,火花和铿锵的声响,散到四围黑影里去。微月中步行寻到田陇废庙,划一根“取灯”偷偷照看那瞭望观音的脸,一片平静,几百年来没有动过感情的,在那一闪光底下,倒像挂上一缕笑意。

    我们因为探访古迹走了许多路;在种种情形之下感慨到古今兴废。在草丛里读碑碣,在砖堆中间偶然碰到菩萨的一只手一个微笑,都是可以激动起一些不平常的感觉来的。乡村的各种浪漫的位置,秀丽天真;中间人物维持着老老实实的鲜艳颜色,老的扶着拐杖,小的赤着胸背,沿路上点缀的,尽是他们明亮的眼睛和笑脸。由北平城里来的我们,东看看,西走走,夕阳背在背上,真和掉在另一个世界里一样!云块,天,和我们之间似乎失掉了一切障碍。我乐时就高兴的笑,笑声一直散到对河对山,说不定那一个林子,那一个村落里去!我感觉到一种平坦,竟许是辽阔,和地面恰恰平行着舒展开来,感觉的最边沿的边沿,和大地的边沿,永远赛着向前伸……

    我不会说,说起来也只是一片疯话,人家不耐烦听。以我描写一些实际情形,我又不大会。总而言之,远地里,一处田亩有人在工作,上面青的,白的,紫的,分行的长着;每一处山坡上,有人在走路,放羊,迎着阳光,背着阳光,投射着转动的光影;每一个小城,前面站着城楼,旁边睡着小庙,那里又托出一座石塔,神和人,都服帖的,满足的,守着他们那一角天地,近地里,则更有的是热闹,一条街里满了人,孩子头上梳着三个小辫子的,四个小辫子的,乃至于五六个小辫子的,衣服简单到只剩一个红兜肚,上面隐约也总有他嬷嬷挑的两三朵花!

    娘娘庙前面树阴底下,你又能阻止谁来看热闹?教书先生出来了,军队里兵卒拉着马过来了,几个女人娇羞的手拉着手,也扭着来站在一边了,小孩子争着挤,看我们照相,拉皮尺量平面,教书先生帮忙我们拓碑文。说起来这个那个庙,都是年代可多了,什么时候盖的,谁也说不清了!说话之人来得太多,我们工作实在发生困难了,可是我们大家都顶高兴的,小孩子一边抱着饭碗吃,一边睁着大眼看,一点子也不松懈。

    我们走时总是一村子的人来送的,儿媳妇指着说给老婆婆听,小孩们跑着还要跟上一段路。开栅镇,小相村,大相村,哪一处不是一样的热闹,看到北齐天保三年造像碑,我们不小心的,漏出一个惊异的叫喊,他们乡里弯着背的,老点儿的人,就也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知道他们村里的贝,居然吓着这古怪的来客了。“年代多了吧,”他们骄傲的问。“多了多了,”我们高兴的回答,“差不多一千四百年了。”“呀,一千四百年!”我们便一齐骄傲起来。

    我们看看这里金元重修的,那里明季重修的殿宇,讨论那式样做法的特异处,塑像神气,手续,天就渐渐黑下来,嘴里觉到渴,肚里觉到饿,才记起一天的日子圆圆整整的就快结束了。回来躺在床上,绮丽鲜明的印象仍然挂在眼睛前边,引导着种种适意的梦,同时晚饭上所吃的菜蔬果子,便给养充实着,我们明天的精力,直到一大颗太阳,红红的照在我们的脸上。

  • Oct 13, 2011

    生日 快乐 - [色界]

    Eor every year of life we light                       

    a candle on your cake

    to mark the simple sort of progress

    anyone can make,

    and then,to test your nerve or give

    a proper view of death,

    you're asked to blow each light, each year,

    out with your own breath.    BY james simmons

    拥抱如嫩芽般新的希望 许愿~~

  • 你是一棵树
    我是一朵云
    虽然离得远
    虽然不说话
     
    但我静静的飘着
    会有那么一刻
    我在你头顶
    挡住热烈的阳光
    在地上投射出美丽的影子
    那影子里
    有我
    也有你

     下面是今天“9点”里的热门文章节选:

    "子非鱼不知鱼之乐",
    每个人所珍视的东西千奇百怪。
    我的一些朋友认为理想高于一切,
    我的另一些朋友认为父母比理想重要得多,
    我的一个朋友觉得开家西北风味凉皮馆比工作有意义得多,
    我还有个朋友觉得出国留学固然是好但她喜欢能够每天按时上班按时去某一家喝巧克力陪男朋友的生活。

    弗罗斯特的诗说,“抱歉我没法同时选两条路”。
    甘苦取舍,放不下的东西为何重要,有多难放掉,只有自己知道。
    无论你选择过什么或将要选择什么,无论别人或你自己偶尔也哀怨说你没选的那条路看上去如何动人当初应该如何如何或者将来应该如何如何,都没什么值得愧悔的。
    选择一种生活,就是选择了不去冒另一种生活的风险。
    无论他人或你自己如何说,你至少选择保留了一些你不肯割舍的某样东西。
    不管是父母、亲人、理想还是安全感,抑或是许多他人完全无法理解的事物。

    我一直尊敬对自己理想的生活方式(无论多么奇怪)持之以恒的人。
    菲茨杰拉德:“当你想批评人时,记住,并不是世上所有人都和你有一样的条件”,
    一个人肯放弃理想,并承担内心的失落感,一定是因为命运给他安排了更割舍不得的东西。
    也只有你自己知道,你自己的人生,那对你究竟有多重要。

    最后转一篇 乔布斯的演讲 纪念他追随自己的心去生活的勇气。